<address id="3dx97"></address>
<progress id="3dx97"><delect id="3dx97"><track id="3dx97"></track></delect></progress>

          <rp id="3dx97"><sub id="3dx97"><progress id="3dx97"></progress></sub></rp>

          <span id="3dx97"><font id="3dx97"><p id="3dx97"></p></font></span>
          

          <dl id="3dx97"></dl>

          <thead id="3dx97"><track id="3dx97"></track></thead>

            <font id="3dx97"></font>

            國務院參事夏斌:再不統一監管各種理財,系統性風險防范將是一句空話

            新老劃斷是央行目前征詢意見中對資管問題解決的辦法。但資管行業未來怎樣發展,目前決策層和機構都沒有給出明確思路。

               

            國務院參事、當代經濟學基金會理事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譽所長夏斌日前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專訪時稱,自己早在十幾年前就呼吁統一監管,結果直到今天已經出現這么難以收拾的攤子才不得不用新老劃斷的方法解決。

               

            新老劃斷本身的解決,也是一個難題。但在此新老劃斷之際對未來規劃更為重要。夏斌基于過往積累的監管經驗與研究,對資管行業的未來給出了他的建議。


            統一監管刻不容緩


            《中國經營報》:在過去一段時間,央行制定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在網上廣為流傳,你如何評價這份意見征求稿?

               

            夏斌:當前,人民銀行牽頭出臺的“指導意見”征求稿,是要準備對資管市場進行統一的規范監管,這很有必要。

               

            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特別是近十幾年的發展,人均收入不斷增長,財富增長很快,傳統的銀行、傳統的資本市場業務已經遠遠不能適應投資者的投資需求。中國的金融市場又在不斷深化,面對眾多的多樣性、專業性、復雜性金融產品,確實需要有更多的專業人士來幫助投資者經營,這是中國金融發展的客觀需求。

               

            同時,資管的統一監管非常必要,刻不容緩。因為本世紀以來金融市場上的各類創新,絕大多數都是圍繞資管產品創新,風控標準不一,監管又沒有跟上,沒有協調,已惹出了不少問題,威脅到了系統性金融風險的防范。再不解決協調監管,不統一各種理財產品的監管制度,系統性風險的防范將是一句空話。

               

            《中國經營報》:造成今天資管監管“亡羊補牢”局面的原因是什么?是哪兒出了問題,導致監管至今沒跟上?

               

            夏斌:可以說,今天這樣一種局面,主要是長期以來金融監管不協調造成的,或者說是最高金融決策的滯后造成的。早在2001年,針對當時中國受托理財市場上人民銀行(當時還沒成立銀監會)和證監會在監管制度安排的矛盾、欠缺和不統一,以及正在暴露的嚴重問題和隱患,我曾經公開呼吁,要盡快構建中國統一的財產管理制度或者說代客理財制度。

               

            2002年5月,我進一步指出,必須結束委托理財政出多門的混亂局面,并呼吁要統一協調理財市場的制度,而且宜早不宜遲,因為我們在國債回購市場上已有慘痛的教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這個報告當時還送給了國務院有關領導,領導也轉批了“一行三會”的主要負責人,但后來就沒有見到落實的措施。

               

            2005年9月份,我又向國務院明確建議,應該盡快由“一行三會”共同出臺《金融機構開展資產管理業務管理辦法》,并明確建議“一行三會”趕緊出臺這個文件,統一規則,防范金融風險。并建議建立監管協調平臺,包括危機處理的協調機制,金融業務和產品創新的協調機制,信息的共享機制。

               

            但是,今天大家看得很清楚,這事一拖再拖,拖到今天已經不能再拖下去了,或者說中央明確對監管部門要確保防范系統性風險的壓力加大后,不能再拖了。


            用《信托法》規范資管行業


            《中國經營報》:如你所言,新老劃斷只是解決資管行業的遺留問題,更重要的是資管行業的未來。那么,對“新老劃斷”你怎么看?資管行業的未來該如何規劃?

               

            夏斌:我曾說過,“新老劃斷”是基于現實已存在的大量問題不能一下子徹底解決而提出的,是整頓中采取的一種無奈的、不得已的辦法。因為在釋放部分金融風險中,我們又必須守住防范系統性風險爆發的底線。

               

            “新老劃斷”是一種亡羊補牢的辦法。在金融風險“補牢”中最難處理的就是過去遺留下的已經損失的資金怎么辦?這是個棘手的問題。上世紀末整頓全國239家信托公司時,當時朱镕基總理的態度很明確,絕不允許用老百姓交的中央稅收來兜底。

               

            應該看到,在前幾年無序金融創新所引發的問題中,銀行、信托、基金、市場投資者都存在著一定程度的道德風險。這次在解決資金損失問題上,最終較優的解決方案應該是,在確保社會基本穩定的前提下,一定要給市場各方以教訓,真正以市場紀律、合同約束來規范理財市場,警示未來。至于資管市場未來的方向,應該是回歸真正的信托。

               

            中國目前的各類金融機構其實都在做資管業務,而且都可以依監管部門的規章做資管業務。資管業務的實質是什么?它不是通過銀行中介的傳統的存貸款業務,也不是投資者自己決策,進行操作的股票、債券投資業務,而是都可以歸類到典型的受人之托,代人理財的業務。

               

            現在市場上之所以對各種資管業務的認識比較混亂,有的認為只要不是信托機構在做資管業務,就不屬于信托機構的受人之托、代人理財業務。各監管部門就可以自己下文件作出管理規定。因此,造成監管不協調狀況的主要原因是由于金融監管部門認識不統一,對自己部門管轄機構做資管業務的提法不一樣,所以政策規定也不一致。這一次由央行出臺關于統一資管業務的指導文件,涉及了幾個監管部門的管轄范圍,這是一個統一規范的行為,是一個好的開頭。

               

            如果承認各類資管業務是信托業務,那么,資管行業的未來監管問題也就有法可依了。其實這次《指導意見》中第一條開宗明義,對資管業務作出了明確定義,就是2001年10月1日生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所定義的信托行為內容,《指導意見》只是進一步強調、重申了《信托法》的基本內容。

               

            《中國經營報》:如何理解你所講的用《信托法》來約束、監管金融機構的資管行為?

               

            夏斌:既然如今的資管業務基本都是信托行為,那就應該受《信托法》的約束?!缎磐蟹ā窂闹贫ü嫉牡谝惶炱?,就明確了,該法不僅僅是規范信托投資公司的,是規范信托行為的。

               

            《信托法》在首先定義什么叫信托的基礎上,第二條緊接著就明確了信托當事人不管做民事、營業、公益信托時,都須遵守本法。2001年當時因為處于信托投資公司整頓的背景,第四條專門講了如果采取信托機構形式從事信托活動的,其管理由國務院制定具體辦法。那么現在情況變化了,銀行、證券、基金、保險機構都在做信托業務,因此國務院應該對第四條作出新的解釋。

               

            《中國經營報》:這在實踐上是否會有難度?讓目前各個金融機構遵循《信托法》的監管,從何處著手呢?

               

            夏斌:會有一些的難處,處理過去不規范的業務會產生一些麻煩與糾紛,這就是搞整頓肯定要付出的代價。但是有“新老劃斷”政策,估計處理上就可以靈活些。只要幾個監管部門在監管制度上,有決心統一,以后就不會有新的麻煩。

               

            未來具體從何著手?就是要回到真正的信托。我認為,資管業務的監管核心要素是四條。過去各監督部門分別對資管業務規定的監管政策內容,都應該回歸到以下的核心內容:

               

            1.明確規范受托、委托行為。一切以賺取管理手續費為主的業務,都必須明確要受到《信托法》的制約。

               

            2.為了保護委托人利益,其資產應該得到最大的保護,監管者應對受托者的資金、資產實行第三方托管制度,不準受托人建立任何形式的“資金池”。

               

            3.資產管理合同中不允許出現確保固定回報率之類的最低投資收益保障條款;同時,要明確打破剛性兌付。

               

            4.要有充分的信息披露。在市場欠發達、投資者風險意識差,和全社會普遍存在道德風險的情況下,政府監管者有義務充分掌握市場上各類資管業務活動信息,加強信息充分披露的監管,以確保金融市場和社會的穩定。

               

            當然,以上僅僅是指出若要做信托業務,發生信托行為,所必須關注的核心內容。至于涉及到宏觀審慎管理時的杠桿率管理問題、穿透式監管問題等等,這些問題也非常重要,在中國當下,必須定規矩。但是,這是從另外角度需要思考的問題,是非信托行為角度所必須思考并制定的規則。

            杭州中小企業資本管理有限公司

            電話:0571-81182039傳真:0571-81182036 地址:杭州市西湖區留下街道荊山嶺路2號匯峰國際商務中心A座

            版權所有?杭州中小企業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浙ICP備16005690號

            古典武侠人妻另类校园_男女一级a做片性视频网络_欧美亚洲日本国产其他_亚洲乱码伦小说区

            <address id="3dx97"></address>
            <progress id="3dx97"><delect id="3dx97"><track id="3dx97"></track></delect></progress>

                    <rp id="3dx97"><sub id="3dx97"><progress id="3dx97"></progress></sub></rp>

                    <span id="3dx97"><font id="3dx97"><p id="3dx97"></p></font></span>
                    

                    <dl id="3dx97"></dl>

                    <thead id="3dx97"><track id="3dx97"></track></thead>

                      <font id="3dx97"></font>